返回列表 發帖

[武俠仙俠瘋狂] 大數據修仙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岳青守諾 陳風笑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ncbxdk.com.cn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大數據修仙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岳青守諾  陳風笑

《大數據修仙》 圖文版連載網址(書閣書庫)----點擊閱讀

《大數據修仙》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瘋狂中文書庫)----點擊閱讀

赤鳳弟子圍觀了兩天太清派的地脈牽引,隨后就表示:不過如此罷了。

    當然,她們并不是覺得太清的地脈之術差勁,只是認為目前這種操作,也就那么回事。

    然后她們開始牽引別院的地脈,并且邀請馮君旁觀。

    在此期間,馮君如果提問,她們回答得也很痛快,稍微慢一點,孫榮勛就開始催促了。

    要不馮君對赤鳳派的觀感更好呢?確實是很給面子。

    地脈牽引,前期規劃和開工之后的前兩天是關鍵,到后面就是水磨工夫了。

    開工的第四天,一大早有人前來,卻是赤鳳的另一名榮勛到了。

    看到此人之后,孫榮勛忍不住嘴角抽動一下,硬著頭皮上前打個招呼,“聶師姐好。”

    聶師姐看她一眼,面無表情地發話,“都是榮勛,沒有師姐師妹一說,執掌說任務的相關情況問你即可……活生生把我從閉關中召出來,這個家伙到底有多重要?”

    孫榮勛的眉頭皺一皺,聶師姐名叫聶赤鳳,以派為名,在派里非常強勢,而且因為年輕時的幾段感情經歷,最為痛恨男修。

    孫榮勛對她相當了解,因為聶師姐比她大四十歲,從她入派開始,一直就壓著她一頭,毆打了她不下五回。

    直到她入榮勛堂,早已入了榮勛堂的聶赤鳳擺酒請了她一次,說以前的恩怨就此作罷,入了榮勛堂就是死人了,不再存在修為上的紛爭,咱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死得有價值一點。

    本來是挺不錯的事,結果兩人喝酒喝著又打了起來,這次孫榮勛終于報了前五次被打的仇,狠狠地教訓了對方一場。

    結果是她被罰了一萬靈石,執掌當時表示,“如果不是聶榮勛壽數不多,不想浪費,管紅袖你真的未必是對手。”

    這么兩個人,在榮勛堂關系都不好,現在居然讓她來接待?

    不過很快地,孫榮勛就反應了過來,為什么派里會把這個異常痛恨男人的榮勛派來,保護一個男人了——聶赤鳳四百六十歲了,再不抱丹真的沒機會了。

    其實現在已經沒機會了好吧?孫榮勛心里瘋狂吐槽,實在不知道該跟她如何解釋,只能表示,“他的具體價值……也許曲真人更了解一些。”

    “曲澗磊……那是走了狗屎運,”聶赤鳳不屑地冷哼一聲,“要不是筱萌師妹幫他一把,他哪里來的抱丹機緣?”

    她才是出塵九層,筱萌真人是金丹四層,雖然她年紀稍微大個二十來歲,但是敢將真人稱為師妹,那也是沒誰了。

    不過榮勛堂里這種類似的人真的不少,根本不在意你是什么來頭,就是活個率性,左右不過是個死,有啥呢?

    孫榮勛就見不得她這樣子,所以也冷哼一聲,“我倒是知道一些馮山主的事情,但是他乾我坤,你要想了解得更多,還是要找曲真人問一問……他在筱萌真人的行在。”

    “我自會去問,”聶赤鳳對這一次的任務,真的很不舒服,心說我就見不得男修,也不知道執掌昏了什么頭,居然派我來保護一個男修。

    不過腹誹歸腹誹,她執行任務還是很堅決的——這是所有榮勛的特質,“那就是馮君了吧,我先保護他,得了空再去找曲澗磊。”

    她其實都不想找曲澗磊提問——那也是男修,她想的是找筱萌真人了解情況。

    然而,就在當天晚上,她就發現了大問題,甚至傳出了“榮勛前來支援”的秘密信號。

    瞬間,筱萌、曲澗磊和孫榮勛就悄然來到了她身邊,“什么事?”

    聶赤鳳指一指馮君的行在,低聲發話,“我看見進去一個人,像是……青罡派岳青。”

    “岳青……”曲澗磊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又來了啊?”

    岳青這次前來,還真的把尋寶盤修好了,因為不想被人關注到,他選了半夜進入。

    不過既然夏霓裳不在,大佬就放飛了自我,發現他的氣機之后,直接告知了馮君。

    馮君當然不會拒絕裝逼的機會,于是在岳青距離行在尚有五里的時候,就傳了一段意念過去,“人多眼雜,晚上再進來。”

    岳真人這次是真的被嚇到了,他對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不光是對防御自信,所有的方面都自信,這也是一個強者該有的底氣。

    他甚至曾經想挑釁一下定身術符寶,由此可見他的內心有多么強大。

    隱蹤匿跡不算他的最強項,但是他覺得能看穿自己的人很少——金丹之下無人能看破。

    然而偏偏地,相距還有五里地,居然被一個出塵中階的上人識破了行蹤,這就太尷尬了。

    上次他假裝離開,是被夏霓裳識破的,他多少還能接受,因為夏霓裳就是以神識強大出名的,而且他也能感知到她神識的掃過。

    可是這一次,他根本就沒覺得,有什么神識接觸到了自己,結果馮君就直接傳來了意念——這個能力,起碼比夏霓裳還強啊。

    他一直都不認為,馮君真有傳說中的那么強大,更不認為他可能威脅到自己——越階殺敵是他的強項,誰想越階殺他,那真的是玩笑。

    當然,身為修仙者,盲目自大是不好的,他也愿意在容忍范圍之內,無視一些無傷大雅的挑釁——雖然風險不大,但是贏了又能怎么樣呢?

    所以他才能一直容忍馮君,其實他并不認為,自己小看了馮君——那是能斬殺麻真人的主兒,但是要說真能勝過他?呵呵……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

    總之,他真的沒想招惹馮君,這是一個刺頭,但是他也不認為自己該怕這個人——著急了的話,該滅口還是要滅口。

    不過馮君這一招,讓他有點無所適從——看來還要再收斂一點?

    不管怎么說,他還是無所畏懼的,直接意念回了回去,“入夜我去找你,尋寶盤已經修好了,沒有問題吧?”

    馮君馬上就答應了下來,但是心里不無疑惑——就這十來天,尋寶盤修好了?

    等到岳青夜晚潛入,他不得不承認,四大派的金丹,能力果然不同凡響。

    尋寶盤真的被修好了,而且能搜尋周邊二十里的地脈——經過測試,嚴格來說它依舊是尋氣盤,只不過在尋找靈氣的同時,能發現一些地脈。

    不過馮君對此并不意外,此物本來就是用來尋找靈氣的,至于說可以尋找地脈,不過是他和大佬推演了一下,覺得可以延伸而已。

    好吧,那些問題暫時都可以丟到一邊,他現在非常好奇的問題是,“你找誰修好的?”

    “這個你就別問了,”岳青雖然是悄悄進入他的行在的,但依舊是那種沉穩的氣質,“知道得太多,徒增煩惱,我就想問一句……這算是修好了嗎?”

    “算……是吧,”馮君不能昧著良心說話,他也不是容易被蒙哄的人,起碼手機告訴他,這個東西確實修好了,但是他肯定要掙扎一下,表示自己的眼界,“其實還有晉階空間。”

    “修好了就好,”岳青根本不跟他談什么晉階空間,想要做事,不能在意那些枝節末梢,要抓主線——不能跟著別人的節奏走,“那我是不是表現出自己的誠意了?”

    馮君深吸一口氣,然后點點頭,“表現出來了,你可以告訴我,打算怎么對付封真人。”

    他依舊不敢說出封毅書的名字。

    岳青沉吟一下,然后發話,“幫我對付他,你打算要什么?”

    他是一定要對付封毅書的,但是他并不確定,自己的籌碼,能不能打動馮君。

    馮君聽得就笑了,不是因為對方的態度,而是他感覺到了,岳青是真的想求自己解決問題——否則不會任由自己開條件。

    他想一想之后發話,“一萬中品靈石……不知道你有沒有?”

    “我肯定沒有,”岳青并沒有生氣,而是很坦然地發話,“這個位面,沒有幾個真人能拿出這么多靈石。”

    他也確實沒有生氣,因為只要馮君愿意開價,那就意味著這件事可以商量——價格只是籌碼,只要對方愿意談,籌碼多少那是其次的問題。

    “好了,不開玩笑,”馮君擺一擺手,笑著發話,“說一說吧,你跟封真人到底怎么回事。”

    說到底,他也是要看岳青的態度——誰會吃多撐的,沒事去招惹一個金丹巔峰?

    岳青的態度沒太大問題的話,他會考慮支持一下,其實這是他內心那股不安分的因子導致的——手機的推演,可以保證他不會陷入太大的危機,可是他想要的不止是這些。

    對于是否沾染這個事情,他是無所謂的,大不了對岳青支付維修法寶的費用。

    不過岳真人將因果一說,他按著邏輯推算一下,此事基本上不存在假的可能。

    當他聽到岳青已經斬殺了寒璣真人,心里又是一驚——合著陰煞死的那個真人是你所為?

    怪不得他聽到消息的時候,感覺有點怪異,合著里面還有他的天道因果。

    但是這岳青也不是什么善碴,馮君聽完之后,笑瞇瞇地發問,“我已經知道了這么多,想要拒絕你的話,估計也難了吧?”

謝謝樓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
南国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