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歷史軍事瘋狂] 我要做門閥 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節 宮變(2) 要離刺荊軻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ncbxdk.com.cn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我要做門閥  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節 宮變(2)  要離刺荊軻

《我要做門閥》 圖文版連載網址(書閣書庫)----點擊閱讀

《我要做門閥》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瘋狂中文書庫)----點擊閱讀

深夜的建章宮,宮闕森森,影影綽綽,四下一片漆黑。
  
  但對曾在這宮中日夜值守十幾年的霍光來說,哪怕閉上眼睛,他也能知道每一個宮闕的走廊寬窄、方向,每一座庭院的門戶。
  
  “這里是天梁宮的南部……”從甬道出來后,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然后,他就笑了起來:“天助我也!”
  
  天梁宮是這建章宮中最適合隱蔽地方,通過天梁宮,走鼓簧殿,只需兩刻鐘,他就可以接近建章宮的核心——玉堂殿附近。
  
  但他知道,他不能這樣做。
  
  因為,現在的玉堂殿,必然是大軍猬集,戒備森嚴。
  
  “一刻鐘后發信號!”霍光轉身對一個他的親信家臣吩咐:“其他人隨我來!”
  
  于是,他率著這秘密潛入宮闕的數百武士、家臣,披甲執銳,順著僻靜的宮闕回廊,一路向著天梁宮秘密前進。
  
  路上,他自是遇到兩支小規模的巡邏衛隊。
  
  但被霍光輕松解決,然后他命自己的親信,換上還帶著血的宮闕衛兵衣甲,繼續保持著原本的巡邏隊伍。
  
  而他本人,則帶著剩下的人,在那兩支衛隊掩護下,悄然進入天梁宮,并解決了天梁宮里的十幾個留守的宦官、宮女,將他們的尸體藏到天梁宮的樹木與盆栽之中。
  
  此時,宮外喧嘩聲大作。
  
  數不清的人馬嘶鳴之聲響起。
  
  霍光在這植物茂盛的天梁宮中,側耳傾聽著,然后大笑起來,宮外的太子,果然按照約定,發起了攻城戰。
  
  而這正是他想要的!
  
  “玉堂殿是絕對不能去的!”霍光召集自己的親信們說道:“強攻玉堂殿,等于自殺!”
  
  這是事實!
  
  哪怕現在,太子攻城,會吸引走許多守軍。
  
  但,玉堂殿及其周圍,起碼至少還有兩千以上的全副武裝的漢軍精銳保衛。
  
  他們的戰斗力是毋庸置疑的!
  
  霍光很清楚,自己帶入宮里的這點人,哪怕占盡優勢,也會被那些精銳的禁軍碾的渣都不剩!
  
  霍光知道,自己唯一的勝算,只有一個地方。
  
  “我們去石渠閣!”霍光冷著臉道:“誅殺挾持天子之賊!”
  
  太孫劉進,現在被安排在石渠閣。
  
  這是霍光通過自己在宮中的秘密渠道探知的消息。
  
  也是他唯一得到的情報。
  
  雖然,那可能是一個陷阱。
  
  但,事到如今,霍光卻不得不賭,拿自己的命來賭這一把。
  
  成功,則可以搶到一線生機!
  
  不然,死無葬身之地!
  
  …………………………
  
  金日磾走上宮闕城樓,幾位負責守城的軍官立刻迎了上來。
  
  “叛軍的攻勢怎樣?”金日磾問道:“守軍可需要增援?”
  
  “明公,您請放心,叛軍再強,也休想動搖建章宮宮闕半分!”一位校尉拜道:“末將愿以項上人頭擔保,叛軍將一無所獲!”
  
  高大堅固的建章宮宮墻,就是他的依仗。
  
  即使守軍只有兩千人,但敵軍即使兩萬,也別想輕易動搖這堅固的宮闕。
  
  何況,叛軍缺乏各種重型攻城武器,而且進攻的強度也遠遠不夠。
  
  金日磾聽著,走到宮闕的箭樓墻垣之側,命人向宮闕下丟下一根火把。
  
  火光迅速落下,在落地的剎那,短暫的照亮了宮墻下的一小塊區域。
  
  幾具尸體橫七豎八的躺臥于這宮墻一角,一具被摔得粉碎的云梯的殘骸散落在地面上。
  
  轉瞬,火光熄滅,一切重回黑暗。
  
  而在此刻,遠方的叛軍,新一波的攻勢又在積蓄力量。
  
  “這不對勁!”金日磾審視著自己所見所聞的這一切:“叛軍在送死!”
  
  “霍子孟的性格,是絕對做不出這種不智之舉的!”
  
  他和霍光相處二十年,彼此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他很清楚霍光的性格,不動則已,動則必傾其所有。
  
  而現在,宮外叛軍卻不是這樣。
  
  他們看上去,進攻的很果斷,但實際上,就像無頭蒼蠅一樣,沒有明確的思路和決心。
  
  這哪里是霍光能做出來的事情?!
  
  但……
  
  霍光這樣做的目的何在呢?
  
  金日磾陷入了深思之中。
  
  “若我是霍子孟……”金日磾思慮著:“當如何行事?”
  
  他看著遠方黑暗中,越發迫近,喊殺著而來的叛軍,思緒漸漸深邃。
  
  “時間越來越急……”
  
  “天一亮,不能攻入建章宮,便要為鷹楊將軍與建章宮守軍夾擊,更將面臨軍心渙散,士氣崩潰的絕境……”
  
  “我該如何破局?”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是了!”金日磾的眼睛猛然亮了起來:“若我是霍子孟,必伏以奇兵,破釜沉舟,做決死一擊!”
  
  “我曾經做過奉車都尉十八九年,這宮中內外,上上下下,盡皆熟悉……”
  
  “我知道,這建章宮墻高兵多,正面強攻,必無希望!”
  
  “所以……”
  
  金日磾猛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若這宮中有我的內應,與我里應外合……”
  
  “那我便可以命人佯攻一地,自己則率主力,潛藏到內應所在之地,命其打開宮門,暗中潛入宮闕,偽作漢軍巡邏兵馬,接近玉堂殿……”
  
  “不!”
  
  “玉堂殿太過招搖顯眼,而且有重兵防御,貿然進攻,勝算為零!”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太孫!”
  
  金日磾臉色大變,因為他知道,比起天子所在的玉堂殿,被秘密保護起來或者說軟禁起來的太孫劉進所在的地方的防御力量就大大不足了。
  
  若是有內賊報信和引路,霍光秘密潛入,以他對建章宮的了解,是可以做到秘密靠近和接近太孫所在之地,然后發起襲擊。
  
  只要太孫一死,那么太子現在的處境就立刻得以扭轉。
  
  因為,當今天子一共只有五個兒子。
  
  其中,長子是太子據,而剩下四子中,齊王早夭,昌邑王身體不好,燕王根基太淺,而且母族不強,不可能承繼大統,最后的小皇子劉弗陵年紀又太小,不足以托付國家。
  
  換而言之,只要襲殺太孫劉進。
  
  甚至更進一步,狠下心來,干脆殺光所有競爭對手。
  
  那么,太子就成為了天子唯一的選擇。
  
  于是,天子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下來。
  
  而這是霍光最好的破局之路,也是他唯一可以選擇的生路!
  
  金日磾相信,若他與霍光異地而處。
  
  他必選這條路!
  
  不惜代價!

返回列表
南国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