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都市言情瘋狂] 還看今朝 第九卷 第二十四節 不行 瑞根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ncbxdk.com.cn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短暫的安靜,隨著楊天誠率先站起身來鼓掌,整個主席臺也是次第響起掌聲,然后緊接著臺下也是掌聲跟隨而起。

    沙正陽對此倒是不以為意,沒人喜歡自己這一番致辭,但他卻清楚,自己想要當好這個市長,走尋常路沒戲。

    自己不是中州土生土長的干部,對這邊情況都不熟悉,尤其是在干部群體中,楊天誠也好,譚振國也好,雷仕群也好,都比自己在這方面優勢強得多。

    自己如果還要按部就班依照老一套去熟悉了解再來慢慢接手,不說時間來不及,自己所處的市長位置也決定了自己不可能獲得度多少實質性的支持和認可。

    那自己該怎么辦?

    當然只有不走尋常路了。

    所以他在和楊天誠對話時就已經開始爭取主動了,他要表明自己的態度,現在市委市府是捆在一起的,楊天誠和自己也是捆在一起的,做出了成績,大家都有光彩,做的不好,那就是都有責任。

    楊天誠也是很有智慧的干部,看穿了自己的想法,所以很爽快的給予了明確的態度,這就足夠了。

    為了達到目標,提升效率,用什么樣的方式策略,這各有各的風格,殊途同歸,有一個好的結果就行。

    當然,自己不走尋常路也要楊天誠配合,他是市委I書記,沒有他的支持,事情做不好。

    現在就該是楊天誠表演的時候了。

    雙簧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下面請省委常委、市委I書記、市人大I主任楊天誠同志作重要講話。”市人大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呂耀鵬沉聲道。

    臺下迅速安靜下來。

    “剛才正陽市長將的這一番話,我坐在臺上臉上還真有點兒火辣辣啊。”楊天誠一上來就發大招,讓臺下一片肅然。

    “但我也在琢磨,也在捫心自問,正陽市長剛才說的那些現象,那些情況,是不是在我們中州存在,或者就是我們中州的現狀?”楊天誠臉色越發森冷,但嘴角的一抹奇異笑容總讓人有點兒不寒而栗。

    “我反復咀嚼了半晌,

才有些悲哀的發現,這還真是事實,只不過平時自己總是那么有意無意的忽略,或者下意識的視而不見,沉醉在全省老大,比周邊地市略好的這種虛幻狀態中了。”

    一針見血,毫不客氣的自我剖析,自我批評,這讓臺上臺下又是一陣嘩然。

    原本還有些人在琢磨著是不是新來的市長要想和市高官掰一掰手腕,想當個吃瓜群眾,看看熱鬧,沒想到楊天誠一上來就如此干凈利索的打破了他們的幻想。

    這幾乎是在明著表明態度,現在的中州到了不得不動,不得不改的地步了。

    嘩然之后就是肅然悚然,如果是書記市長觀點一致,那非下邊那些個想要偷奸耍滑混日子的干部們之福。

    這話里話外針對的是誰,警告的是誰,大家心里都有數。

    但還有少數人在心存幻想,也許是楊天誠的口頭牢騷,做做樣子,或則是說的反話?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

    “沒錯,我們的GDP是全省的第一,我們的人均GDP也不差,我們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都排在全省第一,也比全省平均數高出一截,看起來我們情況似乎不錯嘛,好像你沙正陽就是在這里吹毛求疵,在那里顯擺漢都嘛,因為你是漢都來的干部,不這么說,顯不出你的能耐嘛,我們下邊的干部是不是這樣想的呢?嗯,我看恐怕還真有不少人這么想吧,……”

    楊天誠毫不客氣的挑開這一面,不但讓沙正陽側目而視,也讓臺上臺下都是一陣心驚膽戰。

    這話可真的是句句見血,字字誅心,沒幾個人能夠吃得消這類話語,而且這話還是來自楊天誠。

    “可是我們中州,我們是平原省的省會,如剛才正陽市長所說,我們是天下之中,難道不該當全省第一嗎?每項指標當全省第一,那是我們的本分,當不了第一,那就是我們的問題,我們的責任,如果給你時間我們還當不了第一,那我們就該要被問責,中央和省委就該要考慮我們臺上一幫人,市委就要考慮你們臺下一幫領導干部們是否合格稱職!”

    每一句話都如同冰雹和子彈一樣砸下臺上臺下的人,讓大家下意識的想要把身體坐正,才能扛得住這種轟擊和沖擊。

    “剛才正陽市長的一個觀點我非常贊同,那就是我們中州從今以后不能和省內任何一座城市比,要比,只能和武漢,和成都,和漢都,和杭州、大連、青島這些城市比,要追趕就只能瞄準蘇州、深圳這些城市去追趕,這才是我們中州干部群眾的氣概!你都一天蠅營狗茍的去尋摸著和旁邊的宛丘比,和臨近的蔡州比,你好意思么?你出去開會,出去學習,出去考察,和人家武漢、成都、漢都、杭州同志坐在一起,你都不敢提自己是中州干部,你好意思么?臉紅不臉紅?”

    “不瞞大家,正陽同志來中州當天,我和正陽同志進行了一次長談,嗯,談了三個多小時,中間還搭上一頓食堂里的便餐時間,邊吃邊談。”楊天誠語氣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和正陽就一直在探討,我們承認,我們中州和其他一些省會城市比,比如和成都、武漢或者漢都、杭州比,有一些短板弱勢,比如不是副省級城市啦,教育資源較差啦,產業基礎薄弱啦,嗯,但是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特有優勢啊,比如我們中州所處的位置,天下之中,隴海、京廣、京九鐵路匯聚,溝通東西南北的中樞位置,第一大鐵路編組站,我們土地資源豐富,勞動力優勢突出,發展潛力巨大,省里邊高度重視和全力支持我們的發展,難道這些優勢還不夠么?”

    “那我們究竟差在哪里,欠缺在哪里,短板弱勢怎么才能彌補起來,我們最根本的核心問題在哪里?最緊迫最現實要立即予以突破是哪里?”楊天誠不斷反問,目光也在臺下鋒刃般的掠過坐在第一二排的區縣和市直機關的班子成員們。

    “正陽同志在和我探討過程中說了幾句話,我記憶深刻,他說中州的問題的確很多,但說來說去要解決的就是發展的問題,所有一切歸結到最終就是我們中州的發展滯后帶來的社會經濟事業的全面落后,當然他也專門補充了一句,說這是和漢都、武漢、成都、杭州、大連、青島這些城市比,……”

    “但我知道他這是在給我這個已經在中州干了兩年的市委I書記留面子,事實上我也清楚,別說和漢都、武漢、成都、杭州、大連、青島這些城市比有差距非常大,就算是和長春,和濟南,和福州這些我們很多領導干部覺得可能和我們中州差不多的城市都還有相當差距,人口比別人多,但GDP卻比人家少一大截,可我們卻不自知!……”

    臺上臺下的干部很多人臉上又是一陣火辣辣。

    的確很多區縣干部也好,甚至包括部分市領導,平時對很多數據并不太敏感,要么就是年末年尾了解一下,這個時候也不像十多年后互聯網爆炸時代,手機電腦一上網便可知天下,大家對很多數據都十分模糊,尤其是具體到GDP總量和人均GDP,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這些數據上,就真的不太清楚了,似乎都覺得可能和漢都、成都、武漢、杭州這些城市有點兒差距,可能和長春、濟南、石家莊這些城市就差不多吧?

    楊天誠今天這么一戳破,大家才知道原來居然和這些城市都還有相當差距。

    “……,正陽和我說,我們中州,也就是我們中州的干部,特別是中州的領導干部,可能要解決幾個問題,眼界問題,定位問題,思路問題,格局問題,眼界決定境界,定位決定地位,思路決定出路,格局決定結局,這有點兒像對仗排比,但我覺得對于我們中州的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來說,這幾句話值得深思。”

    楊天誠毫不客氣,“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應該好好考慮這問題,眼界只停留于平原省內,行么?把中州定位于平原省的老大,行么?思路還是按照八九十年代的那種蠅營狗茍的小打小鬧,行么?格局仍然是那種井底之蛙,只看到頭頂巴掌大一塊天,然后就安之若素安貧樂道了,行么?”

    “肯定不行,絕對不行!”這幾個字幾乎是從楊天誠牙縫中迸出來的,“從現在開始,這種觀念,這種想法,這種心態都可以休矣!”

    犀利干脆的聲音在禮堂里回響,也在臺上臺下全市干部和人大代表的心中滾蕩。

    楊天誠就是要用這樣的姿態來告訴大家,以后這樣安逸清閑的日子不會再有了,也不可能了。


反反復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煩

TOP

ddddddddd

TOP

返回列表
南国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