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歷史軍事瘋狂] 我要做門閥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節 戰爭與和平(2) 要離刺荊軻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ncbxdk.com.cn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我要做門閥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節 戰爭與和平(2)  要離刺荊軻

《我要做門閥》 圖文版連載網址(書閣書庫)----點擊閱讀

《我要做門閥》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瘋狂中文書庫)----點擊閱讀

七月的郁成城,烈陽高照,炙熱的陽光,將城市的城墻炙烤的發燙。

    在箭樓與女墻之后,無數瑟瑟發抖的大宛新兵,緊張的看著城墻之外的原野上,密密麻麻的匈奴軍隊。

    匈奴人的旗幟,像海洋的波浪一樣壯觀,他們的騎兵,如同繁星一樣數都數不清。

    大量的步兵,列陣在一座座高大的器械之旁。

    這些木制的器械,高高翹起,旁邊堆放著大量被打磨好的石頭。

    “該死!”郁成城的總督元葛看著這個場景,忍不住罵道:“這些野蠻人怎么會制造野驢?”

    在差不多兩百年前,托勒密的克特西比烏斯將希臘人的投石機進行了改良,發展出了全新的扭力拋石機,其后,安條克大帝東征期間,將這種可怕的武器,帶到了東方戰場。

    這種可怕的武器,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了其所有敵人。

    因其發射石子,猶如野驢撅蹄,故而被人稱為野驢。

    十余年前,漢伐大宛,自是動用了大量的投石機。

    大宛人不明所以,便將自己母國的扭力投石機之名來形容漢家砲車。

    然而,他們萬萬沒想到,匈奴人居然也掌握了扭力投石機的制造技術,并將之用于對自己的進攻之中!

    好在,郁成城足夠堅固!

    上次,漢朝大軍圍攻足足半年,動用無數手段,都無法撼動郁成城墻分毫。

    最后,還是不得不靠著斷水,才將郁成城攻陷。

    而如今,郁成城已經吸取了上次陷落的教訓,在城中鑿井數十口,哪怕匈奴人斷水,也能堅持下去。

    想到這里,元葛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他舉起手臂,鼓舞著他的士兵:“我的勇士!戰神阿瑞斯之子們,不要懼怕你們的敵人,因他們只是一群野獸,只要我們團結如一,他們就不可能攻陷偉大的郁成城,這被戰神阿瑞斯所保佑和庇護的城市!”

    士兵們聽著元葛的鼓舞,終于振奮了一下士氣,緊緊的拿著手里的弓與劍,深深吸了一口氣,面向他們的敵人。

    而在這時,匈奴人的進攻開始了。

    數十臺投石機在工匠們的指揮下,由奴隸們轉動絞盤,拉緊絞索,長長的木臂在絞盤的拉動下彎曲到極點。

    然后,隨著一聲令下,絞盤松開,木臂彈起來,將裝載在木勺里,重達數斤至十幾斤的石頭拋向郁成城。

    砰砰砰!

    頓時石如雨下,砸在郁成城的城墻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更有起碼八枚石彈,直接砸在郁成城的城頭上,石彈帶著巨大的動能,立刻就制造了一場血腥的屠殺——起碼有數十名大宛士兵,被砸到在地。

    被石彈直接命中者,更是慘不忍睹,連哀嚎都來不及發出來就已經死去。

    “不要慌亂!”元葛抽出他的劍,大聲下令:“堅守陣地!”

    隨著他的命令,負責督戰的軍隊,立刻就將新兵們的慌亂給彈壓下來。

    這就不得不稱贊一聲,大宛人的軍事素養了。

    雖然城墻上的大部分都是新兵,但無論組織度還是對命令的服從性,都是極高的。

    可惜,對于現在的大宛人來說,這卻是一種悲哀。

    因為,他們面對的敵人的數量,是他們的數倍,甚至十倍!

    郁成城,雖然在大宛也算雄城。

    但其常住人口,不過兩萬余人。

    哪怕現在因為戰爭,涌入了大量難民,但總人口也沒有超過四萬。

    四萬人的城市,扣掉老弱婦孺,真正能上城墻防守的青壯也就兩萬多。

    就這么點青壯,還得分出部分去制造箭矢、運送傷兵、維持秩序、熬煮飯食。

    至于原本郁成城的守軍?

    他們的數量就更少了!

    整個郁成城,現在只有不過四千人的軍隊。

    這還是元葛收攏了一千多敗軍的緣故。

    如此有限的精銳,自然不能白白消耗在城墻上。

    他們只能作為救火隊,作為預備隊,隨時補充和接應城市防御的漏洞。

    而他們的敵人,光是騎兵,就差不多有兩三萬了。

    步兵、弓手,起碼六萬。

    換而言之,匈奴人完全可以輪流進攻,從早到晚,用車輪戰的方式消耗郁成守軍。

    更要命的是,匈奴人的騎兵,現在已經徹底截斷了郁成城與外界的聯系。

    從昨天早上起,通向貳師城與貴山城的水陸交通,便徹底斷絕。

    從現在起,郁成城將沒有援軍,沒有補給,只能獨立作戰!

    所以,在戰斗的一開始,郁成城就陷入了注定陷落的命運之中。

    區別只在于時間的長短罷了。

    匈奴人自是知道這個事實!

    所以,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打算讓郁成城有喘息的機會。

    數十臺砲車從早到晚,輪番轟擊郁成城城墻。

    同時,各仆從國的軍隊,在砲車轟擊的掩護下,輪流攻城,試探郁成城的防御漏洞,同時給城中守軍制造壓力。

    攻城戰,持續了三天。

    郁成城從外表看來依然屹立不倒。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

    匈奴人在過去三天,只是在試探而已,從未真正的攻城。

    多數攻擊,通常會在進入守軍的弓箭射程范圍內時撤退,或者在受到守軍的急促射擊時,有序撤退。

    很顯然,匈奴人只是在逗弄郁成城守軍。

    消耗他們的體力、精力以及箭矢儲備,同時麻痹守軍,等待機會。

    果不其然,到第四天下午,又一次攻擊時,正當郁成城守軍以為這一次也和過去一樣,匈奴軍隊會在盾牌與石彈掩護下,從城墻下撤出的時候。

    從進攻的人群里,卻忽然竄出一支全身赤膊,抬著撞槌的隊伍。

    他們在瞬間突出人群,然后吶喊著沖向郁成城的城門。

    同時,舉著云梯的進攻部隊,迅速跟上,將云梯架到城墻上。

    隨后,數以千計的士兵,在其軍官、貴族的督促下,順著上百架云梯,如螞蟻一樣,爬上城墻。

    直到此刻,郁成城守軍方才如夢初醒,立刻指揮弓箭手狙擊。

    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匈奴的先頭部隊,迅速的通過云梯攀爬到城頭,隨即與守備城墻的守軍發生激戰。

    這些人幾乎奪下了一個城頭陣地——幸虧,元葛早有防備,在這危機關頭,一直在城樓下待命的大宛正規軍,迅速沖上城墻,用長矛與堅盾,將這些匈奴人趕下城墻,才堪堪守住了這一波的攻擊。

    但匈奴人,卻嘗到了甜頭,后續攻擊部隊,不斷的從云梯攀爬而上。

    同時,在城門口,抬著攻城槌的匈奴武士,趁著這個機會,一次又一次的不斷撞擊著郁成城的城門。

    好在,郁成守軍早有防備,已經用沙袋、碎石將城門口堵得死死的,才沒有叫匈奴人得逞。

    即使如此,在長達半個時辰的撞擊中,郁成城原本堅固的城門,也被撞的有些變形,甚至破裂。

    到黃昏時分,匈奴人終于結束了這一次的進攻,他們在郁成城守軍的恐懼中,丟下上千具尸體,帶著云梯等攻城器械,從城墻下撤退。

    看上去,郁成守軍贏了。

    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這座城市,絕對堅持不了多久了。

    特別是當匈奴人向郁成守軍展示了他們在郁成城附近的鄔堡與村鎮之中的戰果——兩千多大宛百姓、軍民的尸體。

    這些可怕的野蠻人,毫不避諱的將那些被他們屠殺的百姓與潰軍的尸體,當著郁成守軍的面,插進木樁中,釘在十字架上,然后一字排開,展現給守軍。

    “郁成城的大宛人,你們聽好了:現在,棄械投降,向天地所生,日月所立,萬王之王,偉大的撐犁孤涂陛下屈膝投降,還可活命!不然,城破之日,雞犬不留!”一個耀武揚威的匈奴貴族,拿著一柄繳獲的大宛長矛,挑著從附近鄔堡中殺死的一個貴族的尸體,在郁成城城樓下高聲叫囂,恐嚇著守軍。

    頓時,整個郁成城城頭一片靜寂。

    憤怒、恐懼、害怕,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

    隨即轉化為隆隆戰意!

    和其他大宛貴族、城市不一樣,郁成城的大宛人,他們的祖先來自拉哥尼亞平原,他們的身體里流著名為:多利亞人的血液。

    哪怕遠離故土數百年,哪怕在這東方與塞人、雅利安人等混血十幾代人,但郁成人也依然遵循著他們祖先的傳統——絕對尚武!絕不屈服!

    “斯巴達!”郁成總督元葛扯下自己身上的盔甲,任由身體坦露在外,首先大喝一聲:“偉大的阿瑞斯會庇護我們!奧林匹斯眾神在上,我以靈魂起誓,必定向這些殘忍的野蠻人復仇!”

    “斯巴達!”數千名大宛軍人跟著他們的總督大聲呼喊。

    一時間,整個郁成城的士氣,提振到極點!

    十余年前,漢朝大軍壓境,圍攻郁成城,他們沒有屈服,沒有投降,而是戰斗到了最后時刻。

    現在,他們依然相信,自己可以戰斗到最后!

    哪怕是死,也要將城外那些野蠻人拖下地獄!

    可惜的是,這些勇敢的戰士忘記了,如今的郁成城已經不是十余年前眾志成城的那個郁成城了。

    漢破郁成后,就對郁成城頑抗的貴族和軍人,進行了一次大清洗。

    這幾乎打斷了郁成城的脊梁。

    隨后,為了恢復郁成城,大宛人在此進行了大量移民,無數來自其他地區的人,包括大宛人、塞人、雅利安人甚至西域流亡的貴族、奴隸,在十余年間涌入。

    其中,就包括大量來自身毒、月氏、康居的商人。

    這些人,可根本沒有什么所謂的多利亞人情節,更不會有什么榮譽感。

    特別是那些從身毒來的商人們,他們壓根不關心這場戰爭的勝負。

    他們只關心一件事情——自己的生命與財產。

    所以,早在匈奴人進抵郁成城前,這些人就已經派出人聯系匈奴,想要給自己買張保命符。

    現在,親眼目睹了匈奴人的兇殘與野蠻后,這些人全部嚇壞了。

    于是,在這些來自身毒的商人的串聯下,一些同樣對前途絕望,對未來絕望,被嚇破了膽子的塞人、雅利安人聯合在一起。

    然后,那些西域來的人,也參與進來。

    正是這些人,讓所有人都下定了決心—他們繪聲繪色的描述著匈奴人的殺戮方式與刑罰,聽得其他人心驚膽戰,生怕一旦郁成城陷落,他們也遭此厄運,淪為匈奴人屠刀下的亡魂!

    于是,這些人開始秘密的積蓄武器,組織死士。

    而,郁成城的守軍卻對此一無所知。

    他們也沒有精力來顧及這些人,因為匈奴人的進攻頻率越來越高,越來越頻繁。

    守軍不得不竭盡所能的安排防御力量,安置傷員,同時加緊修補破損的城墻,制造箭矢,修補武器。

    于是,在一個雨夜,在雷雨的掩護下,這些一心求生的人,組織了一支數百人的敢死隊。

    他們冒著大雨,悄然通過郁成城的街道,而這個時候,郁成城的守軍卻因為大雨,而忘記了在城內安排密切巡邏,只保留少數幾個崗哨。

    而偏偏這些崗哨大部分都已經被商人們收買。

    于是,這些人得以悄無聲息的接近他們預定的城門。

    然后,發動了突襲。

    數十名留守城門,負責警戒的大宛士兵,甚至沒能發出任何警報,就被他們解決。

    隨之,郁成城的城門被他們打開。直到此刻,城頭上負責警戒的大宛人,方才透過閃電,發現了有人影,正從城門之中狂奔而出。

    他們緊急敲響警鐘。

    但,已經遲了!

    因為,幾乎在同時,其他在城中的商人,趁機縱火。

    他們點燃了郁成城中至關重要的糧倉、武庫以及貿易區的木屋。

    熊熊燃燒的火焰,沖天而起。

    整個郁成城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恰在此時,匈奴人也從營地里,見到了郁成城中沖天而起的火焰,于是,匈奴人大喜過望,立刻動員軍隊,趁機進攻。

    當匈奴人的騎兵,沖到郁成城城門附近,他們驚喜的發現,原本緊閉的城門,已經被打開。

    數以百計的人,跪在城門兩側,恭迎著征服者的入城。

    由之,郁成城,這座匈奴人原本可能兩三個月都無法攻陷的堅城,在攻城不到半個月就落入匈奴之手。

    當匈奴大軍入城,屠殺立刻開始了!

    和承諾的一樣,王遠默認了他的軍隊在這座城市里的一切行動!

    只有三種人,可以免遭屠殺。

    第一,就是開門的商賈與他們的仆從,匈奴人很大度很慷慨,甚至準許他們保留自己的財富!

    第二,就是三十歲以下的女人,這些都是匈奴人最重要的對漢貿易硬通貨!只要不反抗,匈奴人甚至不準許任何人傷害她們,以免在漢朝那邊賣不上錢。

    第三,也是最重要最受保護的工匠——王遠下令:任何有技能,特別是冶煉、鍛造、鑄造技能的工匠及其家屬,都不得加害、侵犯,反而要保護起來,他自己親自帶著堅昆武士,進入城市,甄別工匠及其種類,一旦被他認定為工匠,馬上就能得到安置、保護。

    而除此三者,其他一切,都不在保護范圍內。

    包括,這城中的貴族、富商、學者、祭祀。

    屠殺,整整持續了三天。

    三天后,當匈奴人宣布封刀的時候,郁成城,這座至少有著三百年歷史的古城,已然面目全非。

    城中居民,尸橫遍野。

    幾乎所有屋舍,都被焚毀了。

    所有的藝術品,包括郁成人祖先從遙遠的異域帶來的黃金神像、古老的羊皮文書、希臘化的雕塑藝術品,都被毀掉了。

    連同這座城市一起,葬身火海。

返回列表
南国七星彩 股票分析师靠什么赚钱 信用卡套现炒股 新挑战赚钱攻略 用友软件实施赚钱吗 带女人赚钱 做柿子醋能赚钱吗 在国外做博彩推广赚钱吗 600001上证指数行情 2018做pos机赚钱吗 最好的股票行情软件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 电竞战队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