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玄幻奇幻瘋狂] 天驕戰紀 第2663章 籌謀 蕭瑾瑜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www.ncbxdk.com.cn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戰場中。

    林尋看了一眼遠處那些帝祖,道:“鹿先生,我先走一步。”

    說著,他扭頭就走,都不帶猶豫的。

    鹿伯崖、洛修、洛雍對視一眼,都不禁笑起來。

    顯然,林尋根本瞧不上那些帝祖,可關鍵是……他們這些不朽人物又哪會瞧得上這些帝祖?

    姚家、凌家那上百位帝祖,此刻都懵了。

    世事之無常,也不過如此。

    前一刻,他們還期待著姚天寒他們大獲全勝,帶領他們踏平洛家,可現在,卻已淪為待宰羔羊!

    帝祖又如何?

    在不朽人物眼中,真的和羔羊沒什么區別……

    “鹿老,你說怎么處理?”洛修撫摸著下巴問道。

    鹿伯崖還沒開口,洛雍已殺氣騰騰道:“剛才他們不是叫囂著踏平龍脊神山,要對我們洛家斬草除根?那現在就給他們一個斬草除根,片甲不留!”

    姚家、凌駕那些帝祖都渾身一哆嗦,臉色大變。

    “前輩,我等乃是供奉,并非這兩大不朽帝族族人,一舉一動,皆是奉命行事,還望給我們一條活路。”有人顫聲道。

    緊跟著,許多帝祖也出聲哀求起來。

    事實上,他們倒也并沒有撒謊,他們看似上百之眾,個個都是祖境存在,可八成都是一些效命于姚、凌兩家的供奉長老。

    “想活命?可以,你們將身邊那真正的姚家、凌家族人殺了,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

    鹿伯崖淡然開口。

    頓時,那上百帝祖皆躁動起來,許許多多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些姚家、凌家的帝祖,眸子中殺機涌動。

    “你們要干什么?若沒有我們姚家,哪有你們今天?”

    “你們這些奴才,貪生怕死,背叛我族,簡直該千刀萬剮!”

    那些姚、凌兩家的族人都慌了,驚叫不已。

    “都什么時候了,還視我們為奴才,找死!”

    一名帝祖大吼,“兄弟們,不想死的,就跟我一起殺了這些家伙!”

    “殺!”

    “殺!”

    當即,一場戰斗爆發,場面也變得混亂起來。

    為了活命,那些姚、凌兩家的供奉角色一個個發狠,一起出手,殺得那些本就數目稀少的姚家、凌家族人怒吼連連,很快就一個又一個斃命。

    有人試圖趁亂逃命,可卻被一直關注戰場的洛修等人出手,第一時間鎮殺當場。

    戰斗很激烈,慘叫聲震天,鮮血飛濺,上演如煉獄般的畫面。

    僅僅片刻。

    戰斗結束,姚家、凌家的近二十位帝祖境存在,被屠戮一空。

    而那些供奉角色,也傷亡數人。

    只是,無論是洛修、洛雍,還是鹿伯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前輩,還望給我們一條活路!”

    一人躬身行禮,低頭道。

    其他人也紛紛躬身乞求。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可以讓你們活下去,但自今日起,必須為我洛家效力,若有一絲歹心,定遭滅頂之災,你們可要想清楚了。”

    鹿伯崖淡然道。

    以他的手段,自有辦法控制這些祖境人物。

    那些帝祖境強者神色一陣變幻不定,但很快都答應下來。

    他們原本在寧家、姚家的時候,就是供奉角色,如今無非是變了一個所效命的對象罷了。

    只要能活著,就夠了。

    這看起來是背叛,可對他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在永恒真界,哪怕修為再高,若沒有好的出身,沒有強大的背景,也注定只能攀附在那些不朽帝族麾下。

    否則,根本不可能有機會進入這第六天域中修行!

    像在第一天域,聶傾容、冷清雪也是帝祖境修為,可若非遇到林尋,這輩子恐怕都不可能離開第一天域。

    而對于這些曾效命于姚家、凌家的帝祖而言,也僅僅只是附庸,從來談不上什么歸屬感。

    因為他們比誰都清楚,在不朽帝族眼中,說他們是供奉長老,實則也和下人并無區別。

    ……

    是役,林尋、鹿伯崖、洛修、洛雍四人出征,于龍脊神山前斬涅神境不朽存在姚天寒,滅同壽境存在姚清露、凌擎吾、凌雪恨!

    除此,分屬姚、凌梁家的帝祖十九人被誅,其余七十二位帝祖盡數向洛家投誠!

    此等戰績,稱得上是完勝!

    洛家上下為之沸騰。

    而在此戰中,最受矚目的無疑是林尋。

    他以無淵劍鼎出擊,瓦解姚天寒等人所執秩序力量,從而給鹿伯崖等人創造機會,一舉將姚天寒等人重創!

    同樣是他,在最后時刻施展禁逝神通,從而令姚天寒殞命當場!

    任誰都清楚,若無林尋,此戰想要獲勝,注定很難。

    而想要贏得如此漂亮,更是幾乎不可能!

    也是這時候,那些洛家老人才意識到,最初時候,為何洛瀟那般的淡定和從容了。

    有林尋在,已足已扭轉乾坤!

    “表叔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洛玄符這般木然的人,此刻都激動得兩眼發光。

    “若是表叔一直留在咱們洛家,那該多好……”

    洛玄真也不禁感慨。

    在當整個洛家都在沸騰、歡呼時,林尋則早已返回蒹葭峰。

    古柳下,他盤膝而坐,恢復損耗的體力。

    這一戰,本就在他和鹿先生的籌謀中,并沒有出什么意外,獲勝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沒多久,鹿伯崖也來了。

    “你看起來似乎一點也不激動。”鹿伯崖笑問。

    “這只是第一戰,各損失兩位不朽人物,相信姚家、凌家已不敢冒然來犯,但我敢肯定,諸如橫家、洪家、文家、祝家、賀家這些不朽帝族,必不會被這一戰嚇到。”

    林尋笑道,“并且,有了姚家、凌家的前車之鑒,他們若來,必將糾集更可怕的力量,在這等情況下,我哪還有什么心思激動。”

    “你說的不錯。”

    鹿伯崖道,“但卻忽視了一點,此次姚家、凌家等于是全軍覆沒,有關這一戰的結果,或許人盡皆知,但有關此戰的細節,卻不是那些敵人能夠推測到。”

    林尋點頭,認可這個說法。

    無淵劍鼎的存在,是對付秩序力量的大殺器。

    而對那些不朽帝族而言,他們往往將所借用的秩序力量視作底牌。

    這等情況下,有無淵劍鼎在,足可以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同樣,禁逝神通這等禁忌力量,也可以在戰斗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就憑這兩點,就可以化解諸多殺劫。

    但林尋想的要更多,他冷靜道:“這次獲勝,一是無淵劍鼎打了對方一個猝不及防,才受到了重創,而正是在遭受重創的情況下,才能夠讓禁逝神通發揮出致命的作用。”

    “可下一次,對方出動的是多位涅神境存在,無淵劍鼎或許能夠抗衡他們所執掌的秩序力量,可就憑這等境界自身的戰力,就遠不是我們可以抗衡。”

    “至于禁逝神通,出其不意或許可以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但想要再像這次那般擊殺對方,就很難了。”

    聽罷,鹿伯崖欣慰道:“不錯不錯,那你覺得我們接下來該如何做?”

    林尋不假思索道:“當務之急,還是得有勞鹿先生盡快將那詛咒秩序煉化,只要能掌握此秩序的力量,在這第六天域,足可以立于不敗之地,到那時,就是來再多的敵人,也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鹿伯崖沉吟道:“即便我全力以赴,最少也需要半年時間。”

    天階秩序力量,極難煉化,遠不像地階秩序那般可以在短時間內煉化。

    或者說,品階越高的秩序力量,就越難煉化,這是永恒真界所有不朽帝族都公認的事情。

    “所以,我們必須得撐過這半年。”

    林尋沉吟道。

    “半年……注定很難熬,可只要熬過去,以后的洛家,必將重新崛起于世!”鹿伯崖沉聲道。

    到那時,擁有天階詛咒秩序,放眼整個第六天域,誰堪與敵?

    ……

    以姚天寒、凌擎吾為首的姚、凌兩家強者,在龍脊神山前全軍覆沒的消息,在短短數天內,就傳遍了整個天水神州,當即掀起驚天波瀾。

    “洛家破落成那般地步,竟還能在這一戰中獲勝?”

    不知多少人瞠目結舌,震駭連連。

    “強大如涅神境的姚天寒都隕落了?難道洛家還藏有我們不知道的恐怖力量不成?”

    許多人揣測。

    這消息太勁爆,如若平地起驚雷,讓世人無法淡定。

    洛家處境之糟糕,可謂是人盡皆知,在這一戰之前,幾乎沒人看好洛家,都以為這次洛家要么被滅族,要么被驅逐,別無選擇。

    可結果卻完全出乎人們意料,洛家居然贏了,并且還是完勝!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這其中,定有我們不知道的玄機,而這極可能就是洛家能夠大獲全勝的關鍵所在!”

    很多人意識到問題所在,只是無論是誰,也推測不出洛家究竟是如何在這等窘迫的局勢之下獲勝的。

    消息同樣也傳回了姚家、凌家。

    據說這兩大不朽帝族也是陷入莫大的震動中,憤怒是必然的。

    可伴隨憤怒的,更有不解和無法揮去的寒意。

    一個都衰落到最低谷的洛家,卻竟展露出如此鋒利的獠牙,一舉將他們派出的力量全部吞掉。

    這完全超出了他們之前的一切推斷和預估。

    洛家,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

返回列表
南国七星彩